《二泉映月》

From: 本站        Data: 2017/6/6 13:16:36

2005-2006年度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
  中国芭蕾舞剧《二泉映月》
  第一幕  翠竹掩月
  叮咚的溪流,摇曳的竹荫,花童踏露采摘一篮绚烂的欢欣。一叶扁舟载来泉哥及他倾诉衷肠的琴韵。 乐曲犹似甘霖,将一桩情缘悄然滋润,柔情酿蜜意,美丽慕英俊,绣女月儿与泉哥围绕二胡亲密嬉逐,欢声笑语溢出青翠的竹林。
  众家丁前呼后拥,古少爷威风凛凛,一眼盯上了面貌姣好的月儿,好色的恶少顿起淫心。泉哥急忙赶来打破纠缠,家丁抢走了他视若生命的胡琴。难解难分的争夺间,排场非凡的古母突临。恶少将二胡用力抛在地下,泉哥与月儿痛惜万分,惊呼着拾起,抱在怀中弹土拭尘……
  他和她护着安身立命的根木,也护着天作之合的缘分。天相信,地相信:人,乃感情世界的原住民!
  第二幕  中秋揽月
  中秋之夜,正是皓月冉冉升起的时辰。彩灯旋舞,照八方乡邻。戏楼里,泉哥演奏的二胡曲,陶醉了无数镇民;茶楼里,古母听罢曲子,大把大把赏银;烟楼里,恶少刚刚过足了烟瘾……芳心萌动,走线飞针。月儿将亲手缝制的定情物送给泉哥,同心结哟,结同心!相依相偎上板桥,有情有意许终身。 躲在近旁跟踪窥视的恶少,不由升腾出满怀嫉恨。他当街欺侮弱小的花童,放肆戏耍单纯与天真。泉哥毅然上前营救,为她擦去脸上的泪痕,并将卖艺所得的钱物倾囊相赠,花童感恩不尽。邪恶本是善良头上的一块乌云。一把嫉火,己经烧疯一个恶棍……
  第三幕  彩云追月
  明月如轮,让一江波光流锦。静夜,船头,凝思的泉哥独自久久出神。推敲沧桑岁月,品味无常命运。啊!梦绕魂牵的灵感终于叩门, 二胡悠悠,流出绵绵意蕴……
  耳中的旋律,心头的喜讯。循声而至的月儿,是情侣,更是知音。今生手牵手,永世心贴心。她用翩翩舞姿,慰劳他那精神的耕耘……
  喜极倦极的泉哥酣然入睡,梦境温馨。千江有水托明月,万山无语叶缤纷。潮涌浪奔似的雄浑,低诉歌哭般的深沉,优美而壮阔的弦响哟,情牵肺腑,韵动古今。
  --民生的魂,人性的根,智慧的玉,艺术的金。
  岂料风云骤起,天降厄运,恶少率众掠走月儿,凄楚搅动滔滔激愤。被花童唤醒的泉哥,抓起地上的同心结,开始了寻爱的狂奔……
  第四幕  古府蚀月
  灿灿豪门,沉沉毒氛。古母端坐,月儿跪地,恶少垂涎……此际的贫富之别成了善恶之分。
  生死无悔哟,痴情不泯。囹圄中的月儿思念泉哥,失去自由的日子泪泡血浸。一张狰狞的雕床,棺材般赫然横陈。周旋、躲闪、厮拼、摧残、蹂躏、呻吟;柔弱的月儿,终未逃出恶少的掌心……坍塌的雕床边渐渐露出一只纤手,牢攥的剪刀污血淋淋。雷电交加,云重风紧。泉哥奔上,恨不能将这魔窟付之一炬,以解深仇大恨。
  风萧萧,雪纷纷。月儿将沾血的剪刀扔在雪地,颤抖着仰天追问。
  泉哥拢来,双手捧雪搓洗一一欲搓掉耻辱、洗去悲愤……
  啸叫的锣声由远而近,家丁们披着夜色再度寻衅,排山倒海的阵势,逼向一对受伤的恋人……
  第五幕  黄泉沉月
  墓地森森。古家追悼恶少亡魂。
  盯着捆绑在石碑上的月儿,古母目光凶狠,脸色阴沉,丧子之痛与复仇之念,令她昔日的伪善荡然无存。
  古母命泉哥跪拉乐曲,伴葬礼,伴出殡。泉哥穿过石碑登上山巅,铮铮琴声撼动乾坤。揭露丑、恶、假,确认美、善、真,诅咒黑暗, 控诉暴虐,呼唤抗争,拢来了密密麻麻的人群……
  只听音乐戛然而止,弦断惊心,山鸣水震。恼羞成怒的古母将双手高高举起,长长的指甲如长长的利刃,用尽全身气力刺向泉哥的双眼,鲜血顷刻染红了人与琴……
  生命蓦然变成了一种神韵,追求凝做了永恒的青春。《二泉映月》清晰的主旋中,圣洁的仙女们唤醒了泉哥,月儿溪畔踏花莅临……
  呵!看不见却听得到的是乐曲,摸不着却感得到的是灵魂。最美的花,最甜的果,往往来自最苦的根。失明就失明吧,反正也无须再看人间炎凉、世态艰辛。而恒久的长夜里,更易于找寻美好的星辰。将双目,换二泉;将天下混浊,化艺术清新。
  啊!运弓揉弦,十指连心,二胡正从容流淌出深情的天赣之音……